沙迦小说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

返回《假如你心里有一个微小的我》

沙迦小说网(sharjah.cc)

首页 >> 假如你心里有一个微小的我 () >> 写在最后!
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,请访问真实地址:http://m.sharjah.cc/87666/

写在最后!(1/2)

假如完结有段时间了,果果知道并非尽善尽美,但是果果一直在学习,希望能呈现给你们更好的故事,同时也非常感谢那些不离不弃的小伙伴们!读过果果书的朋友们都知道,果果的坑品是有保证的,不断更不少更......

现在新文终于出炉了,贴一下简介和开篇,喜欢的小伙伴们继续跟果果走吧~

简介:她是人人眼中的弃妇,他是铁血手腕的霸道总裁

一次意外,两人一夜缠绵,从此命运牵连......

背叛,破产,险些失去至亲的痛苦终让她趋于崩溃

绝望之际,他逼她入墙角,声音冷冽

“白帆,做我的女人!”

“凭什么?”

“满足我,我帮你气死他们!”

极度震惊之余,又会牵扯出怎样的阴谋与算计?

为了她,他可以商界厮杀,亦可以安暖相陪

为了她,他可以与天下人为友,亦可以与天下人为敌

他不是冷,只是他想温暖的,从来只有她......

第1章报复

白帆的内心有些紧张,手紧紧的捏着自己的衣角,一副壮士一去不复返的神情站在618房间门口,轻轻的吐了口气,因为喝酒而晕红的脸此刻有些灼热,说实话,这个时候的她有些胆怯了,有种想临阵脱逃的感觉,她承认到了这最后一刻她的内心还是害怕并且惶恐不安,想认怂,没有自己想象中那样能玩的起,放得下。不是说酒能壮胆么?为什么烈酒封喉也不能让她变的胆大一点?走进去还是撤回去?她的内心深深的纠结着。

这时脑海里突然闪现出平日里温润如玉的丈夫对她最后的宣判:

“白帆,实话告诉你,她是我的初恋,我们一直有联系,现在我不想这样偷鸡摸狗了,我要和她光明正大的在一起!”

“白帆,再告诉你一个秘密,我根本就不是有毛病,我那方面好的很,只是不想同你而已,因为我嫌你脏!和她在一起才能让我体会到当男人的最高乐趣,而这些是你所体会不了的,你懂么?”

一想到这,白帆嘴里浸入一番苦涩味道,简直讽刺到了极点,她怒极反笑的轻哼两声,她恨透了这一对狗男女,她要以同样的方式报复他,凭什么结婚两年他连碰都不碰她,还说她脏,而自己却和另一个女人鸳鸯恩爱?

好啊,不就是初恋吗?不就是单纯毫无瑕疵的爱情吗?不是要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吗?呸,她白帆偏偏就不如他的愿,她偏偏不离婚,她就是耗也要耗死那对不检点的男女,只要她白帆在,任凭他们的感情多么纯洁,多么地动山摇,都摆不上台面,见不得光!她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想给他们自认为的纯洁无暇的爱情泼点脏水。

白帆再一次深吸口气,准备敲门进去,但是还没等她扣响紧闭的门扉,房间的门突然开了,出来一只手,直接将她拽了进去,黑乎乎的连灯也没开,白帆本就喝多了,晕晕乎乎的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黑暗中立马就感到有人压住了自己。

对方压在自己身上,让白帆的呼吸越来越粗重,她似乎清醒了一点,稳了稳神色,捉住对方进一步动作的手:“咱们先说好,要多少钱?要是太多的话,我可给不起!”

她是真的不了解行情啊,她带出来的钱都拿去买醉了,真的没有剩下多少了。万一对方时候狮子大开口,她难不成要将自己压出去么?

对方的手稍微顿了一下,但是下一秒就不理会白帆的胡言乱语,动作利索的解决了白帆所有的衣物,动作之快真的让白帆咂舌,最后一刻的时候,白帆又捉住了他的手,声音慌张不安:“你有没有措施啊,爱情的结晶可以有,孽种我不要啊!”

其实白帆有些后悔了,她是真的不适合干坏事的,奈何开弓是根本没有回头箭的。

对方根本不想听她说话,直接用嘴封住了她的,开始了传说中的播撒和耕耘。

白帆突然就流下了两行热泪,真不愧是干这行的,她尝到了做女人的幸福,而这种幸福根本就是韩远风没有给予过的,也许她是个坏女人,但是此刻她不想想这么多,重要的是这个陌生人的耐力和持久力真的让人叹为观止啊,只是这个人只是个......,不是他的丈夫,他的丈夫是个对她满嘴谎言,却和别的女人颠鸾倒凤的渣男。

也不知道做了多久,久到白帆已经精疲力尽,沉沉的睡过去,迷迷糊糊中,自己的电话响了很多遍,但是都被她挂断了,后来索性直接关机了......

第2章醒来

韩澈醒来的时候,头还是有些疼痛,他的手指用力的按着太阳穴,想缓解一下疼痛,昨晚商务会谈,没想到老奸巨猾的对方老板竟然给他的酒水里不知道下了什么药,他低咒一声,真是该死,卑劣至极!

正准备起床,损友杨之打来电话,本能的不想接他的电话,但是韩澈实在是太清楚杨之的性格,要是不接,他肯定是不依不饶不死不休!

划下接听键,冷冷的口气就像是携带了华盛顿那冰天雪地里的寒冰:“有事就说,没事挂机!”

电话那端的杨之立马开口:“别呀,韩大总裁,昨天晚上浇了几次冷水才熄灭了体内的熊熊烈火啊?”

韩澈就知道没什么好事,敢情是来挖苦的,而且口气还是那么的欠揍,不过不对,昨天晚上不是送来了个女人吗?难道不是杨之安排的?还是他出现幻觉了?

还没等韩澈开口,杨之又说:“不过你知不知道


状态提示: 写在最后!
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