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迦小说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

返回《欢喜扣》

沙迦小说网(sharjah.cc)

首页 >> 欢喜扣 () >> 8.第八章:什么破事
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,请访问真实地址:http://m.sharjah.cc/72578/

8.第八章:什么破事(1/2)

沈晗月按照先前的计划,一路朝东而去,准备从东城门出去,然后马不停蹄直奔屏埃县。

她走着走着,隐隐觉得不对劲,第六感官告诉她,有人跟踪!

这个想法令她心头一跳,不觉加快脚步。按理,她现在面目全非,加上沈府本就不愿将她曝光,所以寻找与认出她的机会是少之又少。

那会是什么人呢?沈晗月无法理清状况,拔腿就跑了起来,她见到巷子就拐,能避的地方就避,几欲撞到行人,却又不敢停下脚步,满满都是不安与恐惧,也就没有感觉到疲劳。

直到她体力透支,上气不接下气,再一个不慎,摔了一跤!

哎哟喂——真痛哇!沈晗月狼狈地爬起来,扭头看向身后,空荡荡的,哪有什么人?难道神经质了,莫名其妙的自己吓自己?好端端的,怎就疑神疑鬼起来?

沈晗月有些自嘲地笑了笑,再环顾一圈,竟是一个幽深胡同,还是个死胡同。她心里头懊恼得很,一个恍惚就不知身在何处,目下唯有原路折回,只要寻到主街道,才会识得去东城门的路。

沈晗月拐出巷子,见到前头有几个乞丐,手上拿着破碗棍棒,正不怀好意地围着一个锦衣少年。

“傻小子,跟了你几条街了,看上人家姑娘了?”说话的乞丐,把叼在嘴里的狗尾巴草吐在地上,再使了一个眼色,旁边几个同伙也撸起袖管子,表情狰狞地靠近几步。

沈晗月不明所以,正准备绕过去,可她瞥见那名遇困少年的正脸时,整个人就僵在了原地。

叶恒,怎么可能是他?不,不可能,一定是幻觉,她抬手揉了揉眼睛,盯着那个怯懦后退的身影。

不,不是叶恒,虽然眉心有着一样的美人痣,但是长得却不像。叶恒看起来阳光帅气,不说话时有些秀气,却没有一点娘的感觉,面前这人,五官虽然清俊,但没有叶恒的立体,是另一款的清雅俊秀。

那少年很是惶恐,没有注意到她,只是不知所措地向后退缩,犹如受惊地小兽一般,直到被堵到墙根,就再也退无可退了。

“姐姐……姐姐……”他嘴里喃喃念叨,一个奋身,想要冲出包围,却被其中一名乞丐揪住了后领,又被甩了回去。

沈晗月虽然练过防身术,但最多也就以一挡二,这群人足足有六个,这个情况,不是她能应付的。

她不想多事,但那少年的无助样子,还有空洞与绝望的眼神,像极了当时的叶恒。

叶恒……沈晗月又一次忆起这个名字,那份沉痛再次袭来。

那时她寻了叶恒几天几夜,终于在海边的灯塔下找到了他。

他一直缩在一隅,发丝凌乱,颓废不堪,只是木讷地望着那片湛蓝的海洋。

沈晗月怕他想不开,走过去将他紧紧抱在怀里:“叶恒,别这样……跟我回去好吗?今天你爸爸出殡!”

叶恒却像没了魂魄一般,万念俱灰,说话的嗓音如同来自遥远夜空,飘忽不定:“我站在楼下,我爸就掉在面前……可我没有接住他。”

沈晗月心如刀剜,将他搂得更紧一些,该如何告诉他,叶妈妈也承受不住,已经服下过多的安眠药——去了。

“叶恒,不是你的错,不是的……你别吓我。”她的胸口纵然翻着惊涛骇浪,却什么也做不了,她憎恨自己无能,控制不住地大哭起来。

如果……如果不是傅翼飞步步逼迫陷害,叶家怎会负债累累,他的爸爸又哪里会想不开?

沈晗月搂着他哽咽哭泣,不知怎么办,也不知能为他做什么,脑袋一片空白,只是本能地哭着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叶恒的意识渐渐回拢,由原本的无声悲哀,变成了与她一起嚎啕大哭。他们的泪水,几乎要将沙滩掩埋,直到泪水流尽,再也没有一丝力气,积郁的悲愤才算全部倾泻出来。

这个少年此时的眼神,还有极力隐忍的表情,像极了记忆中的叶恒。

一股锥心刺痛传来,沈晗月再也挪不开步子,定定地望着那名少年。

该怎么办?她思量一番,转身奔向街道,四下望去,来来往往的熙攘人群,谁可以帮上一帮?

沈晗月焦急地跺了跺脚,掠见几名衙役正在巡街,顿时喜上眉梢,赶忙上前将他们拦住:“官爷,那里……那里有人打劫,求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她就被其中的一名衙役推开,“晦气,长得丑得了病,也敢在爷的跟前滋事。”那名衙役啐完一口,便与其他衙役一样,大摇大摆地继续前进。

面对这种势利眼的人,沈晗月虽然恼怒,却也没有一点办法,只得焦灼地跑回去。

待她回到原来的胡同时,那些乞丐已经没了人影,只剩下光着膀子的可怜少年,傻不啦叽地杵在原地。

他一头墨发披散开来,整张脸冻得通红,打着哆嗦用双臂环搂着自己。看来那些乞丐是趁火打劫,见这少年一身富贵又落了单,就抢走他身上的值钱物件。

沈晗月知道,他先前挂在脖子上的长命锁,还有头发上的嵌金玉冠,就值不少银子。

那少年吸着鼻涕,四下张望,当见到沈晗月时,沮丧的双目竟闪出一抹琉璃般的光芒。

他打了个喷嚏,忍不住朝她走了几步,又顾忌似得顿住了脚步。

沈晗月心下暗骂,今日是行的什么背运,尽往那衣服铺子跑,她一个转身,要去给少年买件棉袄。那少年见她要离开,变得紧张起来,又有些畏畏缩缩的,踌躇片刻后,还是大步


状态提示: 8.第八章:什么破事
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