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迦小说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

返回《情深缘浅,总裁追妻路漫漫》

沙迦小说网(sharjah.cc)

首页 >> 情深缘浅,总裁追妻路漫漫 () >> 我愿为你,飞蛾扑火74
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,请访问真实地址:http://m.sharjah.cc/39299/

我愿为你,飞蛾扑火74(1/2)

我愿为你,飞蛾扑火74

这样的话,乔洵一贯是不爱听的。

可是不知为何,此刻看着他带着淡淡玩味的笑,不甚在意的揭着自己的短,她忽然觉得有哪里不一样了。

乔洵想了许久,才想明白,原来,是他的心态不一样了。

以前他说那样的话时,是颓废的,是没有神采的,而现在,他的眸色已然光彩渐起,犹如那时候她初识他时,风光无限。

对那些过去,他不再忌讳不再谈及色变,他已经能够淡定的,拿这个事情跟她开玩笑。乔洵暗自欣喜,对于箫晋墨来说,这又是一个进步,而对于她来说,便是更明朗的希望。

临走之前,乔洵把纪唯宁约了出来,告诉她自己即将要出国的打算,也连带着把她跟箫晋墨之间的事情说了出来。

一直想说却又未说出来的话,在阿宁面前悉数倾诉,是前所未有的轻松,说到底,她还是想要得到阿宁的支持。

并不是她自己勇气不够,一步步跟着箫晋墨走到如今,再没有什么会阻拦她继续往前的脚步。告诉阿宁,或许只是想着,在未来没有确切方向的日子里,她还能找到一个人来指点迷津。

阿宁怀了孕,或许是怕触及到她曾经的伤,问起孩子的情况,她只是三言两句带过,不愿深谈。可即便她再怎样注意,她那双亮晶晶的眸子里,满是母性的光辉,以及她行走间下意识对腹部的保护,还是没有逃开乔洵的眼。

到底是怀过孩子的女人,即便最终没办法做成母亲,却还是对这方面的事极为敏感。心底微微扎疼,想到那个未成形却已先离去的孩子,她至今还是酸楚往上灌着。

孩子这个话题,是她和箫晋墨之间唯一禁谈的。并没有刻意做约定,两人之间像是有默契,谁都不愿多提。

和箫晋墨之间,总免不了情动的时候,最近一周,两个人或多或少有了亲密互动。而箫晋墨特别的小心翼翼,甚至有时候,因为过于小心而显得紧张,总是在感觉才开始来的时候,他就倏然退离。尽管,他们在开始之前,已经做好了足够保障的措施。

三番几次后,乔洵被箫晋墨搞的也开始神经兮兮,总是不能集中精神,以至,每回都不能尽兴。

乔洵没辙,只得找了份挂历,照着自己的生理期,把安全期危险期最容易受孕期都用不同颜色的笔标了出来。箫晋墨有不安,她粗蛮的把他推到挂历前,让他看个明白,而后,挑好了时间,该做的时候尽情做。

乔洵知道,箫晋墨虽然从未说出口,可那个孩子对他来说,同样是深沉的痛。只不过他是男人,如果他表露的太多,只会牵引出她更多的伤感情绪。

两个人没有留在国内过春节,他们去往的国度叫新西兰。那里气候极好,生活悠闲,适合养身和养心,最重要的是,箫晋墨在国内军医院的主治医生帮他联系了那里的权威专家,预计将要进行为期一年的针对性治疗。

其实以前箫仲航也为他联系过国外的专业医院,然而,却是在所有手续都办妥,临上飞机前被截了下来。

部队的领导在箫仲航面前表示,如箫晋墨当时那样的情况,最好停留在国内治疗,组织上会为他安排最完善最先进的医疗方案。

并没有明说为何不许箫晋墨出国,然而,箫家也不是井底之蛙,何况还有同为军营将领的外家,他们也深懂,不让箫晋墨走出国门,无非是怕他在如此不稳定的情绪之下,一不小心曝露了组织的机密。

铁的纪律,无人能够违背,或许无情,却不得不从。因为,比起整个国家来说,个人得失,着实渺小。每一个走进军营的人,在他们职业初始阶段,就无比清晰的认识到这一点,并心甘情愿的服从。

箫仲航不是不懂,只是当时遇到自己孩子出了这样的事,他是明知不合规矩,也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暗自张罗。

那时候,褪去恒信执掌人的身份,褪去妻子娘家的地位,他不过是个父亲。作为父亲,他只希望他的孩子能够安好。

所幸,现在已经解了禁,因为,箫晋墨如今的情况,比起十年前,已然好了太多太多。

两个人从穗城出发,在那之前,箫仲航夫妇特意从b市赶到穗城来,为他们送行。箫仲航赶过来乔洵不意外,她意外的是,坐在轮椅上的箫夫人竟然也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所谓的天下父母心,乔洵也是在后来怀了那个孩子以后,才略有体会。

那天晚上,两家人一起聚在穗城乔家,乔洵帮着自己的母亲亲手做了一桌子菜,算是两家人提前吃的团圆饭,也算是为他们两个人践行。

之于乔家父母来说,只以为箫晋墨是要到国外去发展事业,女儿是夫唱妇随,加上乔庆生跟箫仲航以及乔谦,都是有话题的人,这顿饭,算是和乐融融。

而对于箫家父母来说,却更为百感交集。尤其是箫夫人,把一切都看在眼里,苦于表达不够清晰流利,这样的情况下,她只得在桌下,用自己尚不能完全行动自如的手,颤巍巍的握住乔洵。

尽管她用了自己所能用尽的力气,却还是握不住乔洵的手,可她的碰触以及她眸中想要表达的意思,乔洵却能够懂。

那是一个母亲,对他们这对即将要远行的孩子的祝福,以及道不尽的担忧。那样的情况下,乔洵只能无言反握住她,她用自己的方式,向这个母亲承诺,好好陪着箫晋墨,与他共同进退。


状态提示: 我愿为你,飞蛾扑火74
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