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迦小说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

返回《李代桃僵》

沙迦小说网(sharjah.cc)

首页 >> 李代桃僵 () >> 第32章
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,请访问真实地址:http://m.sharjah.cc/26820/

第32章(1/2)

“都愣着做什么!”易缜脸色铁青,神情狰狞有如地狱修罗,一人一骑当先冲了出去。

众人纷纷回过神来,紧随其后。

秦疏两人一骑毕竟比不得一人一骑轻便快捷,先前又跑了一段时间。如今无论他怎样夹紧马腹拼命抽打,马也快不起来。两拨人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。

陈复听得身后马蹄声急促,回过头去。只见易缜紧追在身后,一脸凶狠之色,看到陈复之时,眼神阴沉如同要择人而噬的饥兽。

陈复心一横,俯在秦疏耳边低声道:“你自己逃吧,师兄帮不了你啦……”话音未落,松开抓着秦疏的手,任由自己落下马去。马背上重量一轻,顿时冲上前去。

秦疏凄然大叫:“师兄!”

陈复滚在一边,易缜一人一马转眼就来到明前,易缜看也不看他,经过他身边时却扬手一鞭抽去。他心中对此人莫名的憎恨,手下并不留情,这一鞭抽得陈复皮肉绽开血花四溅。

陈复昏昏然抬起头来,只见易缜已经解下背上弓箭,掂箭上弦,向着前方一人一马瞄准。骇得惊叫,挣扎着就想扑上前去:“小疏当心!”

易缜听在耳里,只觉说不出的刺耳,暗恨这两人倒是如出一辙,心有灵犀彼此呼应。他眼中怒意燃炽,将弓箭拉到全满。虽恨极怒极,可到底心里还舍不得杀了这人,这一箭朝着秦疏身下坐骑飞去。

这一箭来势凶猛,整只没入马腹。马儿嘶声悲鸣,人立而起,将秦疏摔下马来。他把缰绳绕在手上,这时半天才解开,爬起来昏昏沉沉里不辨方向的跑了两步,一抬头见易缜策马绕到前面,堵在那儿看着他。

“你倒是跑啊!”易缜脸色冰冷阴沉,从牙缝里挤出声音,一字字森然道。

秦疏本来就头晕眼花,硬撑着奔波了一路,这一摔更是摔得血气翻腾,耳中嗡嗡作响,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。然而看到他便本能的知道凶险,眼中流露出茫然惊恐交织的神色,紧抿着嘴向身后退去,被倒在地上的马匹一绊,跌在地上。

易缜绷着脸,没有一丝表情。心里莫名怨恨,只巴不得把这人扒皮拆骨,整人生吞下肚,让他再没逃脱的机会。然而正因为恨极怒极,反而不知如何是好。一时之间脸色阴沉不定,坐在马上一言不发。

这时众随从也纷纷跟上前来,数团高头大马把秦疏连同死马一道团团围在当中。一人手上还拎着方才摔落马下的陈复。

这人也是没什么眼色的。再说侯爷心里的小九九连他自己都不明白,旁人又那里看得出他的疙瘩纠结在那儿。他把陈复当东西一般随手往地上一扔。

陈复立即挣扎着向秦疏爬过去。眼看这两人就在燕淄侯面前抱成一团了。

“师兄!”秦疏看到他从脸颊起到肩头皮开肉绽的鞭痕,一时惊骇,伸着手想去碰一碰又不敢。

陈复也顾不上自己,把他上上下下胡乱摸了一圈,急问道:“你又没有那儿伤着?”

旁人只觉得这两人患难之中相互扶持,倒也稀疏平常。谁能想到这场景看在侯爷眼中有多么不是滋味。

易缜的怒火已经变作涛天巨浪,一个浪头又一个浪头的拍过来,将他推在风头浪尖上。那火焰却是冰火交织,烧得他身上忽冷忽热。只恨不能把眼前两人挫骨扬灰,只当自己从没见着这画面。

众随从只觉一阵冷风,无端的有几分窒息压抑。方才擒着陈复过来的侍卫更是首当其冲,侯爷冷冰冰瞪了一眼过来,压得他几乎动弹不得。

“混帐东西!”他终于找到自己的声音,混然不觉那声音有些沙哑。

“侯爷。”还是陈复先回过神来,把秦疏掩在身后,向着他跪下来央求。“恩师病了,想见见小疏。我身受尊师恩德无以为报,这才强行劫持了小疏出营。这事同小疏全无关系,侯爷要责罚,就责罚我一人好了。小人绝无半句怨言。还请侯爷明鉴,不要迁怒他人……”

“师兄……”秦疏在身后急道。

“闭嘴!”陈复道:“我为人子弟全人师礼,明知你身为阶下囚琮硬将你骗出营来,这本来就全是我的过错。”

易缜听着他分辨,那一个个小疏听得无比刺耳,拈着鞭子冷冷道:“桐城可不在这个方向。”

“为师的病还缺一味药,只有这东南的林子里才有……”陈复道。

这番话急切之中说出来,自然连三岁小孩子也骗不过去。易缜懒得听他胡扯,眼光只落在他身后秦疏身上,而秦疏皱着眉头,忧心忡忡的瞧着陈复,那眼神揪心得很。

易缜怒从头气,再听不下去,扬鞭就抽。

他鞭子本来就是全冲着陈复去的。但陈复和秦疏两人实在挨得太近,陈复只恐秦疏受伤,回过身将秦疏搂在怀里,拿自己身子牢牢护着。

秦疏在他怀中使劲挣扎,陈复手上用力,低声道:“别动,听话。”

秦疏闻言一僵,最终还是默默任他将自己护得严严实实。眼看着燕淄侯的鞭子劈头盖脸地落了下来。陈复一介书生,平生那里受过这种苦头。然而咬牙一声不吭。不过挨了几鞭,人已经几近昏迷,然而手上的气力半分没松。

秦疏大恸,然而手上无力,一时挣脱不开,一声声哀然低唤:“师兄……师兄……”

易缜接连抽了几鞭,瞧见秦疏脸上伤心得很,心里非当没有半分解气,反而又酸又涩,说不出的难受憋闷。眼瞧着这人再打就不成了,他也不甘心就这么


状态提示: 第32章
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