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迦小说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

返回《李代桃僵》

沙迦小说网(sharjah.cc)

首页 >> 李代桃僵 () >> 第20章
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,请访问真实地址:http://m.sharjah.cc/26820/

第20章(1/2)

破军沉默着,他只觉身上忽冷忽热,仿佛连动个手指的力气都被抽走。脑中一大片一大片的空白。易缜的话听在耳中只觉忽远忽近,好半天才想明白他问的是什么意思。

易缜只当他不会回答了。按他平素的性情,如今又是占上风,总不会就这般善罢干休。但瞧着破军惨淡的脸色,非但没有动用武力的打算,就连开口奚落几句,都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。

原本是恼羞成怒对这人恨之如骨的,至少回想起当时被他踩在脚下的情形依然是奇耻大辱。如今也算大仇得报一半,却没有品尝到预期中畅快淋漓的快乐。瞧着他失魂落魄的模样,自己居然有些索然无味。至于破军将来在百姓朝臣面前所要承受的一切,明明是自己之前煞费心思安排好的,似乎那种期待的心情与兴致都淡了许多。

一边心道自己这叫什么事?总不会因为瞧着他可怜,就这般心软了不计较了吧。自己人前丢尽面子吃那大亏,那里能说罢休就罢休。再者说局已经布在那儿,此时收手,整个形势也扭转不了。而且如今也不能全算是一已之私……

易缜心不在焉,一时竟懒得说话。破军蜷缩着身子沉默着,他也就盯着破军的侧脸悠悠出神。

正想什么想到神思不属之时,,破军正巧抬起眼来。那眼黑白分明之极,此时茫茫然的并没有什么情绪,单纯只是看着他而已。

易缜却不禁吓了一跳,他自己有些亏心,拿着方才的话又问了一遍:“那人是谁?”

“侯爷。”破军声音嘶哑,以至于易缜险些没有听清。他有些犹豫与迟疑。只扫了易缜一眼就垂下眼去,真正的淑妃已经暴露,这名冒牌货的的身份不再是那么重要,似乎也没有什么好掩瞒。然而他依旧带了一点小心翼翼。良久才轻声道:“她是我的姐姐。”

易缜怔了怔。

“侯爷。”破军见他神色变幻不定,似乎惊惶起来:“此事全是我一个人的主张,与她并没有关系……”话说得急了,也不知是牵扯到那里,一时咳得弯下腰去。他越急,愈发的止不住。半天才从咳声里断断续续的挣出话来:“侯爷……不要杀她……”

“你父亲倒是当真舍得。”易缜沉默了一阵,终于开口。

秦疏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,一面咳着,惊疑不定的瞧着他。

“话说回来,亲儿子舍得自小送进宫去任凭驳倒。牺牲一个女儿自然也不算什么。”易缜微笑道。“你是独子?”

他只是突发其想地想找几句话来说说。在秦疏听来,只道你预谋在先,这一切不都暗中早查得一清二楚。他心中一腔愤懑难平,却只能点一点头,很谨慎的看着他,慢慢的止了咳:“父亲膝下只有我和姐姐,我不得随意出入宫中,家中平时全是姐姐一人伺奉……”

他慢慢的看了易缜一眼,声音低乎哀求:“事到如今,无论要杀要剐,秦疏但凭侯爷处置。只求侯爷念在她是一介女流,饶她一条生路……”

对这名假冒淑妃之人,易缜原本除了下令仔细看管,押送回京之外,并没非杀不可的打算。这时难得见到破军哀求,反而得了兴味。一笑道:“她假冒皇妃,险些将所有人都骗过了,几乎坏了圣上的大业,我为什么要饶了她?”

破军骇然,呆了一呆,只能咬牙央告:“侯爷贤明仁爱,定然不会做出残杀地故的事……”

易缜笑了一声。破军也知道自己说的皆是言不由衷之言,慢慢的住了口,他心里绝望难过,心道难道当真天地不仁,姐姐天命如此。虽恨不能与这人同归于尽,然而有心无力,只能低下头去,将几乎涌上来的眼泪强忍下去。

易缜玩味的看了他半响,这才心满意足道:“饶了她也不是不可以……”见破军抬起头来,他对着破军微微一笑。“你先帮我再做件事……”

破军虽是欣喜,然而随即露出警惕神色来。稍一迟疑,仍旧道:“有违道义良心的事,秦疏恕难从命!”

易缜一窒,骇然而笑:“你方才求我饶过你姐姐,如今给你个机会,你却又不想要了?嗯?”

破军显然很挣扎,然而为难了一阵,依旧说:“姐姐她也必然不希望我为了他做出背逆国家的事来。”

关系到自己亲人的生死,仍旧有所为有所不为么?易缜虽这般想着,嘴上却照样刻薄,不肯放过任何讥屑的机会。嘿了一声说:“你连淑妃都供出来了,难道你能说自己没有背叛?”

秦疏如同被蝎子蜇了一下。身子猛然一晃。刹时连嘴唇上的血色都退得干干净净,又显出那种绝望惊恐而又痛苦茫然的神色来。微微哆嗦着却说不出话来。

易缜瞧着他这样,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不对劲,竟隐隐有一分不忍。不由得暗恨李甫章办事不力,不知用什么虐杀的手段来威骇破军。实则破军多半是出于愧疚自责,无论李甫章用什么样的手段,后果都不会有太大的出入。

但易缜自己不打算考虑这些。见破军如此在意,本意是要宽慰两句。

“你也不必如此自责。就算你不说。也还有别人急着要把真正的淑妃找出来。”他声音清晰,一句句道来,如同亲眼所见。“令姐早一日出城,先行藏身客栈之中。当夜你对淑妃下药,令淑妃神志昏溃,由两名前来接应的侍卫照应,侍你们走后第二日才从客栈脱身。这两名侍卫只知接走之人是某官员的私室,并不知晓淑妃真正身份,安置到附近城镇容身


状态提示: 第20章
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