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迦小说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

返回《李代桃僵》

沙迦小说网(sharjah.cc)

首页 >> 李代桃僵 () >> 第14章
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,请访问真实地址:http://m.sharjah.cc/26820/

第14章(1/2)

“不如议和。”

如今之计,一是战,二是降,三是议和。

泽国既然没有一战的能力。剩下的二择其一,便是议和。

“你不必怀疑圣上志在天下的决心。”易缜道,一面留心他的神色。“若我说北晋一无所图,或是会放过眼前泽国失去凤凰庇护的大好机会,你也不会相信。然而这江山日后总是自己的,泽国积弱,并非唯有靠武力才征服。而泽国数百年的繁荣与基业,能不损毁,自然不要损毁。”

秦疏眼神骤然冰冷。易缜抢在前头,把话接下去:“天子与天下孰轻孰重?纵然敬文帝有鱼死网破的决心,举国百姓能够宁为玉碎不为瓦全?只因个人的忠义,你就要置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。”

“圣上仁厚不喜杀伐。但天下一统是大势所趋,区区泽国又能负隅顽抗。如今太子也在这儿,我不愿再生出变故,不如议和,圣上也必然赞成。”

秦疏抬头看看他,眼神复杂,深知其中干系重大,不肯随意开口。

凤凰涅槃有一年之限,若论拖延日时,议和无颖是兵不刃血的上选。但北晋又岂会容泽国有缓息之机。而且敬文帝的病势,太医不曾明说,但隐约暗示着不讳的意思,他送淑妃出宫以防不测,途中分明有人暗中尾随,又岂知不是意图赶尽杀绝。如今燕淄侯主动提起议和,如何信服?

易缜知他心志坚定,虽不愿惹来举国兵祸,也不是几句话可以说服的。索性把话挑明了:“久闻泽国帝王血统有凤凰庇护,议和的方法,自然也要有所不同。”

“我朝苿华公主,才貌皆佳,至今云英未嫁。我僭越一步代圣上作主,愿替公主提亲。”

破军一怔。

易缜道:“若是不喜苿华,圣上还有两个妹妹。两国既是姻亲,日后公主有了子嗣,想必北晋也能受圣兽凤凰垂怜庇佑。我把话先说在前头,公主身份尊贵,若有所出,必然是日后的太子。敬文帝若有其它血脉,只须安分做个太平王侯。”说得极为认真,又道:“听闻敬文帝身患旧疾,宫中珍藏有上代医圣留下来的不少灵丹圣品,虽不是能治百病,但对肺疾最为有效,我也可代为向圣上讨要。”

两国既结为姻亲,又有子嗣,那凤凰的屏障自然无法再阻挡两国来往,大可以徐徐图之,不必急在一时。纵然敬文帝不是久长之像,要拖个三五年,总还是不成问题的。他这番说词乍一看上去,大为合情合理。

半晌没听到破军答话,抬眼看时,正好秦疏正看过来,眼中颇有神彩。飞快的在他面上一扫就移了开去。

易缜暗喜,不知是那一句说得破军有些动心。于是也不催,只道:“此事重大,你慢慢想一想。”

他一边低头从灰堆里将几个鸭蛋扒出来。转眼却见破军支着下巴坐在一旁,眉心微微皱着,正在认真考虑。

秦疏态度分明很严肃,但不知怎么的,易缜一时只觉得他那模样倒像小狗似的,苦恼着要吃肉包子还是啃骨头。

“过来先吃鸭蛋。”他朝秦疏招招手。

秦疏迟疑了一会,还是挪过去,很安静地坐在他旁边:“我不饿。”

鸭蛋共有五个,易缜于是自己占了三个,把剩下两个推到他面前。

“王爷说话当真?”秦疏也不去拣,低头瞧了一阵,突而轻声问。

“若我言而无信,日后孤家寡人,不得善终。”

“那好。王爷记住今日说过的话。”秦疏却认认真真的看着他,掂量了一阵。终于想定。“议和的事我做不了主,侯爷请稍候几日。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易缜从来不信鬼神之说,这话不过是随口说来。见破军当真,反而微微一怔。一时来不及细想,只需破军支援就足够了,这时催促反而适得其反。见破军眼神明亮起来,心下却是冷嗤,随口道:“我们总得先离开此地,等回到桐城回禀敬文帝定夺。”

秦疏点点头:“等我先问过贪狼。”

易缜心下一动,不问敬文帝却要先问贪狼?

他早看出破军城府尚浅,必然不会是三御使中出谋划策的人。但常在敬文帝身边的似乎只有破军,其余两人很少露面,斥侯多方打探,也仅仅得知破军是左相独子,自幼入宫,先皇亲赐秦姓,向来深受敬文帝宠爱。破军年纪尚且不大,要成就如今这身修为,也不知吃了多少苦头。左相是一介文臣,竟舍得将年幼的独子送去受这份罪。破军也颇为秉乘其父风骨,对敬文帝忠心不贰。

至于其余两人,却连真正姓名相貌都少有人知。

按泽国的传统,七煞、破军、贪狼三者都同历代武将重臣子弟中选出,一来表示臣子忠心,二来借此挟制重臣。料想那两人也是官宦子弟。但不为敬文帝看重,大约身世比不过破军,故而他一向对破军较为留意。这时暗暗将贪狼记下。

“我们如今在什么地方?”易缜按下心头疑问,问起眼前最直接的问题。

在水里昏头错脑地冲了一气,他本来也不接望破军能记得路。

破军想了一想,却出乎他意料的开口:“应当在青洲境内,若无差错,出此山向南三十里便有城镇。”

“你从前来过?”

破军摇摇头,言词里颇为镇定:“我看过地方志和前人游记,大致推算。距离或者会有差池,不过还在青洲境内总不会错。”他长年住在宫里,就连出宫办事也只是那么几次,而且都是在京城之中来去匆匆。所知多半是书本上得


状态提示: 第14章
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