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迦小说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

返回《嫡女归来,邪王的一品宠妃》

沙迦小说网(sharjah.cc)

首页 >> 嫡女归来,邪王的一品宠妃 () >> 后记
亲爱的书友,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,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,请访问真实地址:http://m.sharjah.cc/17577/

后记(1/2)

华丽的宫殿里,一行宫人焦急地忙碌着,暮云深在门口打着转,一贯沉稳的脸上满是惊慌失色,简直恨不得冲进对面的屋子里去。

自从他从丰城远征归来,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月,也到了谢歆玥临盆的时候。

“怎么没有声音?太子妃怎么样了?”

暮云深紧张地开口,他看过一些孕妇生产的时候,那凄厉的惨叫声隔得老远都能听见。怀胎十月孕育之苦,其中的疼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。可是为什么,玥儿却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?难道,已经是痛得晕了过去了吗?

一想到这里,暮云深便急得不行,径直朝着屋子里面冲了进去,却被楚皇后给一把拦住了。

“太子,你干什么呢?产房晦气,男人是不能进去的。太子妃是不会有事的,女人生孩子都这样,你呀,给母后镇定一点!”

看着他那焦急的模样,楚皇后顿时哭笑不得,不过,想到他第一次当父亲,眼下的举动,也算是情有可原。心中却颇为感叹,当初她怀孕生下小七的时候,陛下也曾经这般紧张过,一转眼,她都已经老了。

“哇哇——”

婴儿的哭声猛的响了起来,仿佛要震破天际,而与此同时,稳婆惊喜的声音也响了起来。

“生了生了!”

“恭喜太子殿下,太子妃生了!是一对龙凤双胞胎!母子均安!”两个宫人分别抱着襁褓走了出来,嘴里的吉祥话就没停过。

“太好了!谢天谢地佛祖保佑!”楚皇后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笑意,她盼了这么久,终于等到了自己的小孙子了。更何况还是一次两个,龙凤胎这样的吉兆,那可是大周朝百年来都没有过的。

“生了吗?”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,却是处理了政事赶过来的兴文帝,一眼就看到了两个襁褓,兴文帝脚步飞快地跑了过去。

“这是朕的大孙子吗?”

“恭喜陛下贺喜陛下,太子妃生了一对龙凤胎!”

“快,快给朕抱抱!”兴文帝喜得胡子都翘起来了,楚皇后也走了过去,两人一手抱一个,看着怀里还带着奶香味,软软胖胖的两个小婴儿,只觉得一颗心都软了。

“这两个孩子可真是漂亮,长的真像我们小七!”

楚皇后忍不住开口,她倒不是自家的孩子自家爱,旁的婴儿出生总是皱巴巴红通通的,要过几天才能长开。而这两个小宝贝却是又白又嫩,闭着的眼睛长长的睫毛,玉雪可爱的模样,让人恨不得抱上去狠狠地亲上几口。

“分明是长的像朕才对!你看这小鼻子小嘴巴,和朕长的一模一样!”兴文帝不满地反驳,帝后两人一个抱男一个抱女,倒是让暮云深这个正儿八经的爹变成了路边的风景。

“我去看看玥儿!”暮云深也不恼,比起两个孩子,他更在意的是玥儿的身体情况。

屋子里面是血腥味混合着汗水味的刺鼻味道,凌乱的大*上,谢歆玥满头大汗地躺着,脸上的神色还带着苍白。暮云深飞快地上前握住了她的手,只觉得一颗心这才落到了实处。

“玥儿,你感觉怎么样?”

“我没事,宝宝呢?”谢歆玥摇了摇头,虽然气色不好,眼睛却分外有神采。即使只是浅浅地勾起嘴角,也让人觉得她此刻的模样,美得让人几乎移不开眼。暮云深就看的目不转睛,却听她开口就是问孩子,顿时皱起了一张脸。

“父皇和母后眼里只看得到那两个小家伙,玥儿你也只在乎他们,都不记得夫君我了吗?”

委屈的声音,满满的都是醋意。

“你真是,哪有当爹的和自己孩子吃醋的!我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,可是连宝宝的面都没见过呢!”谢歆玥好气又好笑,她费了半条命,疼的死去活来才生下的孩子,当然心里惦念着。

“父皇和母后现在正宝贝着他们呢,连我都没来得及看一眼。玥儿,辛苦你了。”

暮云深温柔地看着她,低下头吻了吻她汗津津的额头,谢歆玥脸颊微红,有些不好意思地偏过了头:“我身上脏呢……”

“谁说的,一点都不脏!”

两人柔情蜜意,宫人们早就识趣的退下了,此时此刻,抱着她温软的身子,暮云深觉得分外满足。他已经有了心爱的妻子,如今又有了一对儿女,只觉得再也没有比这更顺心的事情了。

兴文帝和楚皇后稀罕了一阵自家的宝贝孙子孙女,就将人送进了屋子。谢歆玥迫不及待地起身,看着身边两个无意识地挥动着藕节般圆圆的小手臂,仿佛天使一般可爱的孩子,眼底的温柔简直能滴出水来。

这就是她的宝贝啊,在这个世界上,她血脉的延续。

两个小家伙的名字,在谢歆玥怀孕的时候就已经由兴文帝取好了。男孩子就叫暮宸煦,暮宸熙,女孩子的话就叫暮黎蕴,暮黎菡。既是一男一女,便名暮宸煦和暮黎蕴。只不过,两人一出生,兴文帝便兴奋之下下了旨。封煦哥儿为皇太孙,蕴姐儿为泰华郡主。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“慢点~~你别这样……被人看到了怎么办?”女子若有似无的低吟浅浅地传了出来,显得格外旖旎。

“这个地方很隐秘,不会有人过来的,那两个小家伙也绝对找不到!好玥儿,你就让我亲亲吧,都这么久了没碰你了,我都要成和尚了!”

男人磁性动听的声音显得格外委屈,茂密的树从中,隐隐约约可以见到两个人影。这是一棵中了几十年的


状态提示: 后记
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